<var id="llhb3"></var><var id="llhb3"><video id="llhb3"></video></var>
<menuitem id="llhb3"></menuitem>
<var id="llhb3"><strike id="llhb3"><listing id="llhb3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llhb3"></var>
<var id="llhb3"><strike id="llhb3"><listing id="llhb3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llhb3"><video id="llhb3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llhb3"></var>

咨詢熱線:13954915821

產品列表
站內公告

本基地是一家專業從事繁育沂蒙垂絲海棠,專業批發垂絲海棠苗,各類北美海棠苗、流蘇苗、絢麗海棠、白蘭地海棠、大葉北美、冬紅海棠、珠穆朗瑪海棠、皇家雨點海棠的大型育苗基地。基地繁育的海棠品種純、價格優引領市場。歡迎新老客戶光臨、指導、洽談業務。

新聞中心

山東昌邑苗木價低苗農賠本

    北美海棠消息:苗木價低苗農賠本的原因,業內人士稱與基建工程、房地產需求減少而苗木種植量增加有關。

  去年60多元的金葉榆跌至30元無人問津,十幾元的小苗木不足一元也難賣……日前,昌邑市黃家苗圃的總經理黃志誠向記者反映,自去年下半年開始,受基建工程、房地產行業需求減少,以及前幾年苗農盲目種植等因素的影響,苗木行業迎來一個“小寒冬”。面對苗木市場不景氣的情形,大部分苗農只能加強苗圃的管理,爭取挺過這段低迷期。苗農們表示,現在最讓他們苦惱的莫過于沒有銀行業的支持。

  市場 地里苗木無人問津

  4月14日上午,記者來到昌邑市黃家苗圃,苗圃的總經理黃志誠對記者說,從去年下半年開始,地里的苗木就無人問津,他非常著急,但又不知道該怎么辦。“種苗木和種大姜、大蒜一樣,遇到不好的年景只能硬扛著。”黃志誠說,今年最讓他擔心的是小苗,去年十幾元一棵的小苗今年一元錢都沒人要,有的甚至跌到了七八角錢,如果繼續沒人訂貨,他便只能將部分小苗拔出來當柴火燒了。

  “現在除了國槐價格穩定一些,其他苗木價格都有不同程度的下跌,苗圃所主打的金葉榆現在30元/棵左右,而去年同期價格為65元/棵,目前想保本都很難。”黃志誠說,金葉榆因生長速度快,成活率高銷量一直很好,但今年的行情卻不怎么樣。從春節到現在,他的苗圃一共只賣出2000株苗木,而去年同期他賣出了兩三萬株。

  據了解,黃志誠從1999年開始涉足苗木種植,16年的時間,他的苗圃從最初的30畝發展到了現在的500余畝,在都昌、奎聚、石埠等都有他的苗木基地。“以前北京、天津以及南方的城市都會來這里買苗木,因為濰坊的交通很便利,氣候也與北京、天津以及南方的一些城市差別不是很大,培育的苗木非常受歡迎,而今年的行情著實讓我感到意外,F在全國各地的苗木市場都處于一個低潮期,而不是某個地方的特殊情形。”黃志誠表示。

  苗農 沒有訂單賠本支撐

  黃志誠對記者說,今年這樣的行情在2003年、2004年也曾出現過。“當時受國內經濟形勢等的影響,綠化苗木的市場需求量迅速萎縮,傳統苗木價格持續下跌,國槐的最低價格甚至到了1元錢一棵,賣苗木和賣柴火差不多,是苗木史上的“寒冬”,不少苗木企業都沒有挺過去而破產。”黃志誠說,今年的情形雖然沒有那次那么嚴重,但也是繼那年“寒冬”后最不景氣的一次了。

  黃志誠為記者算了一筆賬,500畝的苗圃每年光包地便是近100萬元的投資,再加上平時修理、澆水、施肥等人工費用,500畝苗圃每年的投入就要120多萬元。而在今年的形勢下,這500畝苗圃至少要賠60萬元。

  “苗圃里的小苗如果再沒有訂單,有一部分就要拔出來當柴火燒了。”黃志誠說,小苗初期栽得都比較密,長到一定程度就必須間苗,所以需要賣掉一部分,否則其他小苗也長不好,如果把苗挪出來種到別的地上,便要包更多的地,投入更多的錢,所以他們只好將間出來的小苗處理掉。

  黃志誠的苗圃行情并非個例,昌邑市張董苗木專業合作社的張洪順也表示,他的200多畝苗木價格不抵去年的一半。“最讓人著急的是沒人要,價格低可以賠本賣,但是沒人要就只能在地里耗著。”張洪順說。

  探因 市場需求量銳減

  “今年苗圃的行情與整體的經濟形勢是分不開的,尤其是房地產行業的不景氣,極大地壓縮了苗圃的市場。”談到苗木行情不景氣的原因,黃志誠說,房地產一直是苗圃行業的一個大市場,但自去年開始,房地產行業的發展一直不是很理想,導致苗木市場的需求量銳減,造成目前苗木低價無人買的現狀。

  黃志誠還表示,城市建設的熱潮已過,壓縮了規模性購買的空間也是苗木市場萎縮的一個原因。“苗木行業發展最好的階段是在2008年以后,當時城市綠化和景點建設需求旺盛,那時候從來不用擔心苗木賣不出去,訂單更是一批接一批。”黃志誠說,但是從去年下半年開始,訂單便越來越少,價格也越來越低。

  “苗木市場的飽和還和供應量迅速增加有關。前幾年,苗木行情一片大好,不少人看到有利可圖便紛紛投入該行業,導致苗木的供應量在這幾年內銳增。”黃志誠對記者說。

  從事苗木行業多年的謝先生也表示,目前苗木市場的“小寒冬”主要和基建工程、房地產行業需求減少而苗木種植量銳增等因素有關。“客戶對苗木質量也有了新的要求,苗農無法迅速轉換思路,難以抓住新的市場需求也是造成現在小苗價格直線下跌的原因之一。”謝先生說。

  期待 盼銀行貸款支持

  面對今年苗木市場不景氣的情形,黃志誠表示沒有什么好的辦法,只能加強苗圃的管理,爭取挺過這段低迷期。

  “這是近幾年苗圃行業迅速發展后的一次回調,是市場的一種自我調整。一些當初盲目跟風,沒有好的管理和支撐的小苗圃可能會面臨轉行的抉擇,畢竟苗圃不像普通的莊稼,其投入和管理的費用相對來說是比較高的。”黃志誠表示,現在最讓苗農苦惱的莫過于沒有銀行業的支持。雖然昌邑的苗木行業發展也還算成熟,政府部門也很支持,但是銀行卻一直有所顧慮,沒有為苗木行業貸款的政策。

  黃志誠說,他們也請了一些評估公司為自己的苗圃做過評估,評估價值即便達到八百萬元,銀行也不愿為此貸100萬元。“我們也和銀行交流過,他們覺得如果苗農的苗木都被賣出去了,就沒有保障了。但實際上苗木全部賣完的情況不太可能出現。以我的苗圃為例,苗圃內現在苗木達40萬株,好的時候一年能賣10萬株左右,而且苗木都是隨賣隨填,全部賣光的情形是不會出現的。”黃志誠說,銀行的擔心雖然可以理解,但是選擇為信譽好的苗圃貸款風險并不大。如果能有銀行的支持,苗農應對市場變化的能力也會大大加強!

 

臨沂沂蒙垂絲海棠苗種植基地版權所有,嚴禁轉載復制
地址:山東省臨沂市河東區湯河鎮駐地  訂購電話:13954915821 網站地圖

毛多的白BWBBW